两会声音 | 我院特聘导师潘鲁生:关于加强我国工艺美术产业发展的建议
发布时间:2017-03-16 发布人: 字号: A A A
工艺美术产业在我国产业构成中一直占有重要比重。当前,在信息技术、文化消费等新的发展机遇下,工艺美术的经济叠加价值更为显著,内贸发展潜力较大,已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推进我国工艺美术产业转型升级及发挥更大价值,势在必行。我院特聘导师、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院长潘鲁生在两会期间,就加强我国工艺美术产业发展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第一,制定“我国工艺美术产业创新发展规划”,构建工艺美术产业创新体系,推动传统工艺美术产业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全面拓展国内、国际消费市场,实现跨越式、可持续发展。

工艺美术在满足日益增长的社会多元化消费需求、融入“三产”尤其是现代服务业等方面,有较大的上升空间,需进一步建立现代工艺美术产业体系。

一是加强工艺美术产业“创新链”建设。把握我国城市生活性服务业对大规模定制的需求拉动、生产性服务业对制造业的结构性嵌入,以及“互联网+”电商消费对文化商品个性化、生态化、层级化、产业化格局的重新分配等为传统工艺美术与其他产业融合发展提供的巨大商机,引导工艺美术产业在研创、设计、生产、销售、衍生服务等方面的系统化发展,促进工艺美术产业与相关业态交叉、融合发展,增大收益空间。

调研汝州瓷器

二是完善工艺美术产业配套政策措施,建立健全“中国工艺美术产品质量标准”,出台工艺规范、质量要求和行业标准,提升工艺品的品质及溢价能力。实施“工艺美术市场分级认证机制”,引导市场经营向原创、原真及高附加值方向发展。建设“工艺美术知识产权服务托管平台”,促进工艺美术知识产权服务托管中介服务机构发展,破除行业垄断,避免民间自发原创版权保护导致的封闭。弘扬大国工匠精神,倡导工艺美术企业文化建设,突出中国工艺美术的文化内涵,深化产业转型升级的文化内核和发展潜力。

调研厦门漆线雕

第二,推进工艺美术“产教融合”,开展部校共建,建设"国家工艺美术研发创新中心",推动“大国工匠国培计划”试点工作,推进工艺美术产业链、人才链、学科链有效对接,以“产学研创”融合互动的发展机制,助推工艺美术产业转型升级。

目前,我国工艺美术行业与大学教育间仍存在边界,导致人才培养与社会需求对接不够,学术研究、创意研发与产业发展对接不够,需推进工艺美术“产教融合”,构建人才培养高地和协同创新机制。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实践教学

一是开展部校共建,建设“国家工艺美术研发创新中心”,促进人才培养、科研创新、学科专业建设与产业发展有机融合。以产教融合工程项目为载体,共建管理机构,共建精品课程,共建骨干队伍,共建实践基地,共建研究智库,加强我国工艺美术教学、科研与产业的贯通。

二是推动协同育人,开展“大国工匠国培计划”试点工作,建设工艺美术人才培养高地。选择部分高校进行“大国工匠国培计划”试点,制定专门的人才培养方案、教学计划与课程标准,着重培养传承传统、融入生活、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使之在创作内容上,更加注重对历史、文化、社会形态的理解和认知;在创作形式上,更加注重对材料肌理、技艺、视觉规律和国际化语言的感悟与把握;在工艺过程上,更加注重对道器关系、精工细作、程序技巧、手工与机械等的打磨与专心;在产品作品功能上,更加强化对环境、消费品位、生活关系的把握和引领等,形成适应工艺美术产业升级以及产业融合所需的“大国工匠蓄水池”。

小学生传承少数民族编织工艺

第三,发展工艺美术产业“民生工程”,成立“国家工艺美术扶贫公平贸易组织”,推广“一村一案”的“手艺农村”扶贫助困工程。

我国农村地区是工艺美术产业的重要基地,具有产业门类丰多、品种丰富、分布广的特点,但以工艺美术为主导的农村文化产业的发展相对滞后。我们通过“手艺农村”的十年调研发现,手艺富民,文化创富,工艺美术产业是民生工程,是惠民工程,应激发工艺美术资源优势,采取有效措施扶持发展。

一是成立“国家工艺美术扶贫公平贸易机构”,健全我国工艺美术公平贸易机制。为相对闭塞贫困地区的工艺美术生产者提供公平贸易信息,建立公平贸易渠道,引导公平贸易发展,提高手艺者收入。

二是建设“农村工艺美术合作社”,发展龙头企业和农民专业户合作经济组织。在工艺美术资源丰富地区,鼓励村民从事传统手工艺劳作,以家庭作坊为主体,前店后坊,发展手工艺生产。加强基层协作组织建设,成立农村工艺美术合作社,争取“集合贷款”、信用贷款,化解融资难题;实现资源共享,规避恶性竞争;配合编制地方标准或产业集群联盟标准,规范生产经营行为,维护质量和品牌形象;行使集体定价权并建议政府实行政府指导价格,作为外商合同洽谈的价格基础;在地域范围内制定落实行业工资标准,制定艺人、产业农户的最低工资标准,并根据其熟练程度、创新程度分级制定工资标准,保证农村文化产业从业者收入,调动积极性,防止人才流失。

山东曹县桐杨木产业

三是发展民族边远地区的工艺美术品牌,促进手工艺产权保护和产权贸易。鼓励少数民族及边远贫困地区注册手工艺商标,开展“原产地保护”、“地理标志”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等申报工作,推动少数民族及边远贫困地区手工艺产品品牌、企业品牌向区域文化品牌转移。加强少数民族及边远贫困地区手工艺知识产权法律援助,探索建立手工艺知识产权服务托管平台,促进中介服务机构发展,采取积极措施破除行业垄断,减少创意、生产和销售的中间环节,开放手工创意产品发行传播通道。

四是实施民族及边远贫困地区“传统工艺美术复兴计划”,开展创意研发、交流培训等文化帮扶。在有条件地区建立“农村工艺美术研发培训基地”,搭建“产学研”协作平台,促进高校师生、企业设计师和手艺农户等开展交流协作,开展创意研发,提升传统工艺美术产业内涵。加强民族地区手艺人培训,鼓励公益机构、慈善机构办学助教,开展职业培训,培养农村传统技艺人才,并举办主题展览,帮助产品直销。将工艺美术技法传承、与当代生活结合的展览等纳入公益纪录片、公益宣传,动员吸收社会力量来发展民族地区及贫困地区特色手工艺。

第四,融入国家“一带一路”发展战略,建设“国家工艺美术离岸文化交流中心”,打造国际工艺美术合作机制试点链,创建中国国家工艺美术品牌,辐射沿线国家。

调研宁海竹编

一是建议在工艺美术产业发达地区,如广东、山东、福建、浙江、上海、北京等地构建“国家工艺美术产业离岸文化交流中心”。工艺美术产品生产能力强大的中心地区不仅可以生产具有本地、本国文化特色的文化产品,还能充分开发和利用外来的工艺文化资源和要素,生产独具特色的工艺商品,投向国外更广阔的市场,逐步发展工艺美术离岸文化创新中心。

二是进一步打造国际工艺美术产业合作机制试点链。打造“闽台两岸工艺美术区域合作试点链”、“以浙江为龙头的南太平洋沿线工艺美术区域合作试点链”、“以广东为龙头的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工艺美术区域合作试点链”、“以山东为龙头的东北亚工艺美术区域合作试点链”、“以云南为龙头的东南亚工艺美术区域合作试点链”、“以河南为龙头的中英沿线工艺美术合作区域试点链”和“以陕西为龙头的中亚工艺美术区域合作试点链”等7个工艺美术产业隆起带,率先设立外向型工艺美术合作机制试点区域,构建工艺区域合作机制,以点成链、以链带面、贯通全线,带动区域工艺美术合作交流全面发展。

三是进一步创建中国工艺美术品牌,辐射沿线有关国家。引导我国本土工艺美术企业品牌建设由追求质量向追求品质升级,加强工艺美术自有品牌本土化经营与管理,并通过合作与并购品牌提升国际化运作能力,深层次发掘工艺美术品牌的国家气质,用国际市场认同的语言诠释品牌的核心文化价值,推进中国品牌的民族文化特质国际传播与认同。

来源:潘鲁生民艺馆

分享到:

上一篇:已经是第一篇了

下一篇:两会声音 | 我院特聘导师冯骥才:传统文化要...